微博:http://weibo.com/yuanling801

【(另世)狐不求】序

“狐儿!狐儿!”

不知山每天都是在这样的呼喊中开始新的一天。万物尚未苏醒,狐爹爹就得要去找他那宝贝“儿子”,漫山遍野走一遭,也不见得能找到。

要说这“儿子”,也是一大趣事。
狐儿原是女儿身,但狐不求捡她的时候想起山下人间有个说法乃“儿子贱养女儿富养”,狐不求是个修仙的妖,自然是身无分文一穷二白的。为了好养活狐儿,便给她取名“儿”。这名字起着随意,日后把女儿当儿子养也更是随意,也不怪狐儿有这满山跑的乱毛病了。
只是可惜了,狐儿天生心智不全。

“爹爹别喊啦!我在这儿呢!”

某处不起眼的小树丛中突然冒出一个小脑袋,大大的眼睛滴溜溜转悠,咧嘴笑的模样又灵气又可爱,让人一见就喜欢,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才好——只不过狐爹爹可不吃这一套。
也没见狐不求怎么动弹,忽的一下就从百米开外站到狐儿面前,伸出素白修长的手指捏住狐儿尚未化成人形的狐狸耳朵狠狠一揪,看着“儿子”呲牙咧嘴扭曲了一张好皮相才笑眯眯道:“爹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近来不知山不安全,有人类时常出没,你这修行一般的小狐狸别大晚上的到处乱跑,特别是爹爹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你怎么就不听呢?”
“唉唉唉疼……爹爹我疼!”狐儿苦着一张小脸可怜巴巴瞅着自家爹,照例是把狐不求的教训当耳边风,这会明明正在被教训着也不是真的太在意,倒是趁机抱上爹爹的纤腰,边喊痛边流着口水上下其手。

啧啧她爹真不愧是狐仙,虽然还只是个半仙,但是这化出的人形真的太让人垂涎欲滴了,要不是清楚知道她爹的能耐,她早就把她爹按在花丛中闹他个天翻地覆巫山云海了!她爹这张嘴啊,笑着如沐春风,不笑自生威严,声音悦耳动听,就是太爱说教了点,她觉得要是用在呻吟上一定很完美!还有她爹这半仙半妖的气质真的没话说!这不知山上寻遍了也再不能找着第二个了!曾见过不少妖魔鬼怪来找她爹求欢,都被她爹或打或杀回去。要不是自个儿定力足,估计这会脑袋都不知道被砍了多少次——被她爹砍的。

“……”狐不求无语低头看那只小色狐狸,心里却有着说不尽的惆怅。

话说当年狐不求一心修仙,在不周山历尽千辛万苦他都熬了下来。然而造化弄人,九死一生的躲过天劫即将大成,却发现把自己的一部分弄丢了,只成了个半仙。心灰意冷之下从不周山回了不知山,偶然间看到那只小狐狸躺在自己原来的住处门口,大雪天里瑟瑟发抖的模样甚是惹人怜爱。
那年不知山特别冷,冻死了不少生物,估计这小狐狸的母亲也知道自己养不活她,才把她抛弃在狐不求那个已经废弃许久的住处门口。
修仙者怜悯苍生,成佛者慈悲为怀。这大冷天的若自己不救她估计她就活不成了。
而这一救,竟就过了数百年。
原本非亲非故的两个人,也成了如今的爹爹和“儿子”。

然而狐不求一心修仙,又怎会因此停下?这不,狐不求正愁着若自己羽化成仙,这小家伙可该怎么办呢。

狐不求爱怜的抚摸着狐儿的头,叹了口气决定把最近自己一直在思量的事说给狐儿听:“狐儿,爹跟你一起下山给你找个娘吧!”
闻言狐儿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家爹爹,怔怔的说不出话。

狐儿虽说心智不全,但她并非真的傻,相反她很聪明,光听她爹爹这一句,她就立马猜出她爹的打算——还不是想着把她交代出去好无后顾之忧成仙么?
狐儿心里很郁结,更有几分恼怒。
但是正因为她并非真傻,所以她很清楚她爹为了她牺牲的已经够多了。几百年,早就足够让她爹再登一次不周山,甚至早就成仙了也说不定。她爹原就不是她亲爹,就算丢下自己不管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说不定有的人还会敲锣打鼓庆贺呢!
可是那又如何?她狐儿天生就贪性极大,只要是她想要的,她就一定要得到!
而从狐儿睁开眼看见狐不求的那一刻,她就决定要得到狐不求——不管身份是什么,至少她得拥有狐不求!

当下狐儿也没痴缠耍赖不让其找那所谓的娘,反而面露疑惑:“咦?爹爹,为何非得下山去找?不知山里的不行么?”
话未说完,狐不求已黑着一张脸。
狐儿当然知道为什么了。
她爹原就是个无欲无求只想清修的半仙,偏偏每日里来打扰痴缠他的人又特多,而且具是不知山里或亲眼见过或听闻传言慕名而来的大大小小妖魔鬼怪,可不就让她爹烦透了?
其实真要论起来比她爹美或者英俊的仙神妖怪多得去了,她爹又不在乎外貌,只不过因着狐族天性爱美随便化出的形态怎么也丑不了罢了。至于她爹为什么如此受欢迎,还得赖一个传说——与半仙之姿结成双修,不但能免去渡天劫,修为也会翻倍。
莫说修为翻倍,单说一个天劫,哪个修炼者不闻之色变两股战战?能渡过天劫成仙的实在少数,其余小部分在天劫中死去,大部分因为天劫而产生心理阴影要么放弃修炼要么再拼死搏一次,运气好的一次成了,运气不好的一辈子都不成。能免去渡天劫,那是多大的幸运!
所以向来低调无闻的狐不求,在从不周山回来之后就突然从富人家里的狗不理变成了难民堆里的香饽饽,谁能不为之垂涎疯抢?好在也只是在不知山而已——光一座山的就抢不过了,再增加外敌那可还得了?

狐儿悄悄吐了吐舌头,果然就听到她爹强压怒火的声音:“狐儿乖,咱们要有追求。山下大好人家那么多,做什么非得在一群孟浪中挑选?”
“我知道了爹,那咱这就走吧!”笑嘻嘻抱着狐不求的胳膊往山下走去。
狐儿才不会告诉她爹,为了让她爹这只成天只知道躲在家里修炼的老狐狸随她一同下山,那些所谓“孟浪”背后还有她出一份力的推波助澜呢!

【待续】

===========================================
放上人设

沐景逸

现任武林盟主(有私人势力专职情报收集)
为人温和诚恳,行事圆滑果断加之实力过人,当真是武林新一代的典范。实际上非常护短且对于亲友习惯性纵容,对于归入保护范围的人责任心强,是个三观正常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身为新任盟主与人为善看似好拿捏却让某些心图不轨的人次次碰壁,后来更是以实力与其不容小觑的手腕迅速稳定了因盟主易位引发的武林动荡并平衡各类势力使武林呈现和平发展的现象做稳了武林盟主之位。
个人偏好冷色系的服装,尤为喜欢月白色,衣服多为衣袖边角纹有简洁的暗纹为特点。其掌法绝妙,可因身上佩有一柄长剑多用剑法使他人认为其所用剑法才是主导功法。

————————————
你们说这篇文是求×沐还是沐×求?

评论(2)
热度(1)

© Eriol艾里欧 | Powered by LOFTER